当奥斯卡金像奖变成富士康流水线……我们还能期待什么样的影片?

当奥斯卡金像奖变成富士康流水线……我们还能期待什么样的影片?


要评价《绿皮书》,我们一定绕不开一部电影《为黛西小姐开车》。那是一部在1989年上映的影片,摩根弗里曼的经典之作,赢得了第62届奥斯卡最佳影片。影片的亮点就在于一个黑人司机和一个白人妇女在一次旅程中逐渐的建立起来了友谊。而那个时候,我们大都被那种特殊的友谊所感动。人们都觉得,这样的一部电影,应该获得好评。不仅仅是因为摩根弗里曼精湛的演技,更是因为,它为了广大黑人同胞发出了反种族歧视的声音。
 
 
 
 
 
 
没错,政治正确的作品,我们是需要的,我们很喜欢,但是我们不能经常吃啊。不过最后这个可不在大家的考虑范围内。
 
 
 
 
 
 
时间一晃过去了大概二十九年。2018年年末,美国上映了一部故事片《绿皮书》。这部故事片同样的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关于旅行的故事,一位黑人钢琴演奏家,带着他的白人司机,在一个特殊的年代,开始了一段惊心动魄的旅程。这个旅程充满了不友好。但是一路上原本水火不容的两个人,最终成为了挚友。他们彼此,随着旅程的临近尾声而走的越来越近。
 
 
 
 
 
 
两部影片相近的地方并不仅仅是故事。这两部相隔二十九年的作品,无一例外的都获得了奥斯卡金像奖。这种巧合并不能抵消本片给予我们的自然而然地好奇心。作为一个电影领域比较至高无上的荣誉奖项。奥斯卡的评审们的口味,现在开始成了我们好奇的源泉。
 
 
 
 
 
 
我们一直以来,会认为奥斯卡是正常电影工业领域的一个不可逾越的标杆。获得奥斯卡金像奖,可以说是很多导演毕生的追求。大多数的电影人仅仅是提名奥斯卡,就已经觉得这是至高无上的荣誉了。而这个可望而不可即的奖项,几乎成为了评判一部作品是否成功的绝大多数标准。我们喜欢的李安导演获得过两次,而知名如张艺谋也仅仅是斩获过提名。因此,在很多影迷心中,奥斯卡金像奖即使不是最高标准,那也是他们心中至高无上的巅峰。然而,这个巅峰却有点蒙尘了。
 
 
 
 
 
 
不去深究,仅仅是近几年的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的获奖作品,很多时候,都会让我们产生质疑之情。《为奴十二年》的故事可能大家都已经淡忘了。但是比较近的那次《月光男孩》战胜《爱乐之城》就让人不免产生怀疑。而第91届奥斯卡金像奖更甚。虽然《绿皮书》是一部非常精彩的电影,但是我们在这么些年,看过了这么多的同类型作品之后,却依旧对其特别青睐,这就难免让人质疑了。或许我们需要的不是好的电影作品,而仅仅是将政治正确进行到底就行?
 
 
 
 
 
 
毫无疑问,从剧本的完成度上来说,还是说演员的演技以及整个故事的架构来说,本片几乎可以说无懈可击。但是越是无懈可击的作品,在我们看来就越是乏味。很多时候,甚至于你能想到接下来发生的剧情。一部完美的教学片,仅仅是做到了按部就班,然后将那些大家喜闻乐见的元素进行堆砌,就可以大言不惭的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那么对于那些敢于表达自己的导演们来说,这算不算是一种偏见。
 
 
 
 
 
 
《绿皮书》的故事早已经不新鲜。《为黛西小姐开车》已经将这个架构讲述的非常完美。而《触不可及》也为我们呈现出来了一道非常赏心悦目的美味。本片做了什么呢?不过是在众多跟黑人和白人有关的故事里,找出来了一个特例。而这个特例仅仅是将主人公的角色进行了调换而已。
 
 
 
 
 
 
我当然相信偌大的美国,这样的故事肯定不止一两个。但是每一次都用这样熟悉的架构,仅仅是为了完成一部非常标准的作业而堆砌起来一部电影。这并不是我们想要的创新。电影或者是故事等等,我们都喜欢推成出新。而对于那些改编原来作品的行为,作为影迷来说,是不愿意买账的。大家可以想一下,如果在音乐领域,我们一直演绎前辈们的作品,而不进行任何的创作。那么即使你将那些作品演绎的非常传神,即使是你能超越他们本人,那对于你自己,对于你这个个体而言,究竟有什么意义?好像没有吧。
 
 
 
 
 
 
当一个人连自己都不了解,仅仅是为了娱乐大众而成为众人的提线木偶,那么即使是获得奥斯卡金像奖那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们不能去改变奥斯卡评委会的审美口味。但是我们能改变的是自己的作品不随波逐流的权力。如果人人都喜欢“种族+合家欢+同性恋”,且将那些比较博人眼球的类型全部堆砌在一部电影里里面。毫无疑问,看上去确实是花团锦簇,但是答对了标准答案的我们,今后是否还愿意让自己具备想象的空间?或许这又是一个悬案。
上一篇:汪小菲在节目中吵儿子,大S生气喝止他5个字展示家庭地位
下一篇:三浦翔平期待与三浦春马合作 二人私下好似亲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