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宝仪:我在“长生大会”里关了三天 最治愈的不是“永生方法”

曾宝仪:我在“长生大会”里关了三天 最治愈的不是“永生方法”


文/曾宝仪
 
在出发去拍摄“永生”这个主题前,我问了我的朋友们一个问题:“如果能健康地活到300岁并有逆龄的可能,你愿意吗?为什么?”大家的回答相当有趣。
 
有人说,可以接受,如果能中途转职,就是说到了一个年纪后可以自由选择另一种生命形态,70岁变成一棵树,150之后从树干走出变成一只象,200走进海里变成鲸,结束时沉海底。
 
有人站在生态的角度认为这会导致地球永续的问题而反对。
 
当妈妈的通常都愿意,但前提是她爱的人们也能活这么久。
 
有人说一想到要失恋20次、离婚5次就累,还是算了。
 
有人直接回答,做人太累了。
 
我在这些一个又一个的答案里,看到的不是未来,而是这些回答反映了我朋友们当下最在乎的事还有状态。
 
是啊,就是当下啊!
 
就好像我在“长生不老大会”的会场里关了三天,最疗愈的,不是那些科学家研究出来的新方法,还是加州的阳光啊!
 
 
在向内看的同时,眼光还是得放向远方。
 
这次的拍摄过程,的确有几次,我会觉得“要是未来真有时光机与魔鬼终结者的话,应该要解决的就是我面前这位受访者了吧”的感觉。他们正在尝试让人成为神啊!
 
如果真有这么一天,我会不会,或我们的下一代会不会被落下,成为“末日列车”里的后段班?
 
 
一方面我替人类的进步感到喝彩,另一方面,又对地球的未来感到忧心。
 
嗯,就是心情这么矛盾的一集。
 
希望透过这个纪录片,也能让你想想你现在的状态与对生命的看法和心境。
 
 
这个世界已经走得很远了,让我们一起跟上吧!
上一篇:31岁梁洛施开派对庆生素颜出镜,晒红酒蛋糕紧抱闺蜜认真许愿
下一篇:49岁女星婚后6年求子无果,曾两年扎了288针喝青蛙老鼠汤